首页 > 热门新闻 > 80后女入殓师:当了7年公务员后做回老本行

80后女入殓师:当了7年公务员后做回老本行

上传时间:2018年04月11日 文章来源:潇湘晨报

在日本影片《入殓师》中,大提琴手小林大悟失业后,被一则“旅程助理”的招聘广告吸引,后来他才知道所谓的“旅程助理”其实是入殓师——负责将遗体放入棺木并为之化妆。踌躇良久后,他接受了这份工作。在各式各样的死亡和一次次庄重细致的仪式中,大悟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,因为他感受到了围绕在逝者周围的爱意与缅怀。

生活需要一些仪式感,面对生离死别,更需要这样的仪式感,这是我们对生命起码的尊重。

和电影里不同,长沙明阳山殡仪馆的入殓师“丹哥”,似乎很早就与这个职业结缘,她甚至为此放弃了干了7年的公务员工作。她的故事也许不如电影里那样唯美,但同样令人敬佩。

“丹哥”的真名叫王丹丹,虽然外号很“爷们儿”,但她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北方姑娘。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,她的外号比名字更有知名度。同事们无论长幼,见面都会尊称她一声“丹哥”。这两个字里,既有同事对其“女汉子”性格的喜欢,也有对其专业能力的服膺。

“德高望重”的“丹哥”出生于1985年,今年33岁,虽然是内蒙古人,但她本人看上去很弱小,再加上戴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更像一个“在机关单位上班的人”。

确实,此前,工作表现优异的王丹丹一度从殡仪馆调入长沙市雨花区民政局。然而,七年之痒的时候,她内心开始纠结,“不停问自己,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”。纠结一年多后,她最终决定重新干回自己的老本行——入殓师。她说自己不是一个“识时务”的人,只想做能体现自己价值的事情。

80后女入殓师:当了7年公务员后做回老本行

王丹丹(左一)和她的徒弟周哲一起为死者做遗容化妆。

初成入殓师

在长沙十多年,王丹丹不自觉“沾染”了一些南方口音,“晓得”、“喏”等词语不时从她嘴里蹦出。不仅如此,她的父母早几年也从遥远的内蒙古搬来长沙。再过几年,她在长沙的时间,就会超过在老家的成长时日了。

王丹丹和长沙的缘分源自她的表哥。早在她上高中时,表哥就考入了长沙民政学院,成为该校殡仪系的首届学生。出于好奇,表哥每年回家的时候,王丹丹总缠着他讲殡仪系的事情。也是从那时起,她和这个行业有了初次接触。高考后,她和表哥一样填报了长沙民政学院殡仪系,“父母虽然有过迟疑,但不是很反对”。

殡葬专业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专业,早在读大二时,王丹丹就主动联系在上海龙华殡仪馆化妆科的表哥,请他帮自己安排实习。

虽然听老师讲过很多关于遗体的故事,但王丹丹从未见过真正的遗体。表哥第一次带王丹丹去停尸房时,她被那里的场景镇住了,“那时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,差点连思想都停止了”。

当她跟着师傅站在化妆间时,初来时的惧怕逐渐消退,看着穿洁白防护服的入殓师,她感觉整个环境似乎有了一种圣洁感。通过这两个月的实习,王丹丹比其他同学率先积累了一线经验,并在随后长沙市殡葬事业管理处招聘时,一举应聘成功,成为一名真正的入殓师。

80后女入殓师:当了7年公务员后做回老本行

入殓师工作使用的工具。

胆大的“丹哥”

明阳山殡仪馆工作人员介绍,长沙每年送到这里火化的遗体有24000具左右,而整个殡仪馆只有14名入殓师,每人每天平均处理5具左右遗体。这些遗体中,并不都是正常死亡。

2004年底的一天晚上,王丹丹被叫到遗体解剖室。当时,她见到许多法医在那里解剖、取证、照相,她的差事是协助法检,并在当晚完成遗体的整容和换衣。

这听起来似乎并非难事,但死者的遗体是一具碎尸,王丹丹必须将已经解剖的遗体缝合整理好,并完成换装。她和班长一起负责完成这个任务。

王丹丹不记得自己一共缝了多少针,只记得一直到凌晨3点钟才完成缝合,然后包扎、整理。

“要喊值班的人过来帮忙运遗体吗?”班长说。

“不用,我自己就行,您先回去休息吧。”王丹丹回答得很干脆。

“那你自己小心点,有事就喊我。”班长说。

于是,王丹丹一个人推着一具遗体,向长长的黑漆漆的地下通道走去,目的地是冷藏室。

当时通往冷藏室的通道并没有开灯,王丹丹也不知道开关在哪,整个通道走完需要四五分钟。“当时我就后悔了,感到背脊发凉,但这时再去喊人又很丢脸,所以我决定还是坚持下去。”就这样,当时只有19岁的王丹丹独自推着遗体,完成了运输任务。

也正是在这一次次的考验中,王丹丹练就了过人的胆识和技术,成为明阳山的技术骨干,成为很多人心中的“丹哥”。

重返明阳山

2011年,长沙市雨花区民政局决定从基层劳模中选拔7个人进入民政局工作,王丹丹顺利通过考核,成为其中的一员。在民政局工作期间,林林总总的工作,让她这个以前足不出户的入殓师,见识了社会万千。

在民政局期间,她每天一大早就去上班,晚上经常加班到九点十点,甚至通宵。在第6年的时候,王丹丹突然有了种疲倦感,开始对自己未来的道路进行思考。最终,她决定重返殡仪馆,做回老本行。“我觉得这是我真正喜欢的事,也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。”今年春节后,王丹丹返回了她熟悉的入殓师岗位。

相比7年前,如今的入殓师工作精细化程度越来越高。为适应市场需求,明阳山殡仪馆还成立了“王丹丹工作室”,让王丹丹带领团队,在客户服务方面进行钻研,“以前化妆比较简单,就是打打腮红,很粗糙,现在则会根据死者的不同年龄、不同性别做相应的化妆和调试,必须精细化操作。”近几年,在明阳山殡仪馆举行的告别仪式中,遗体整容化妆服务由不足30%上升至90%以上。

针对长沙气候湿热的情况,王丹丹独立创造了“油粉结合化妆法”,此法在举行告别仪式的遗体上得到广泛运用。不仅如此,王丹丹还认真钻研防腐技术。以他她为首的整容班经过多次实验、改进,配成了技术成熟的遗体防腐液药方,填补了我省遗体防腐技术空白。

“虽然死者已经没有了意识和生命体征,但生者相信他们都是有灵魂的,他们的灵魂是有感知的、有评判的。”从业至今,王丹丹依然没有忘记当初表哥对她说的话,“如果生者没有做好最后的仪式,逝者的亲人会于心不忍,殡葬人也会于心不安。”

对话

对同行一见如故,像亲人一样

记者:入殓师这个工作对性格塑造有影响吗?

王丹丹:这些年从殡仪行业走过来看,可能由于外人对我们的不理解,造成了我们行业内部特别团结。有人说全国殡葬是一家,这是事实。做殡葬这一行,无论走到哪,当地的殡葬工作者,都有一见如故的感觉,像亲人一样。

记者:你如何评价这个行业?

王丹丹:很多人都说这个行业很恐怖,甚至嫌弃这个行业,但有一个事实摆在眼前,这个行业的流动性非常小,一个人做了这个行业,很少有转行的。

记者:不愿意转行的原因有哪些?

王丹丹:我觉得这个工作很有意义,而且维持生活绰绰有余。如果转了行,你能发挥多大贡献呢?总而言之,我觉得干这个行业挺好,并没有那么折磨人,我们打心里能接受这个能让我们发光发热的行业。

声明:转载文章或个人撰写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银河立场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@1997-2017 银河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冀冀ICP备12018714号-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2.B1.B2-20090003号 冀公网安备 13019902000001号

银河教育网专业致力于教育资讯传播,希望与各资讯平台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,请立即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立即作出更改或删除。网站服务: 电话:400-000-3805 | 邮箱:edu.inhe@vip.126.com